《華東科技雜志》采訪公司領導
發表時間:2019-07-16瀏覽次數:6168

改革開放帶來機遇,上海貝嶺突圍我國集成電路產業

 

花錢引進高新技術固然重要,但如果中國自有集成電路企業沒有技術積累,就難以趕超西方先進企業,就會永遠走在別人身后而難以實現超越。

 

/ 費曉蕾

 

半導體和集成電路,乍聽起來感覺離老百姓的現實生活很遠,卻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戰略性產業。我國從1957年開始研究半導體,1965年第一代集成電路問世,但在此后的十幾年中,我國集成電路技術和生產發展緩慢。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國進入了改革開放的歷史新階段。國務院做出果斷決定,從引進先進的數字程控交換機著手,加快發展我國的通信產業。專用大規模集成電路的國產化,是數字程控交換機的國產化的核心和基礎,是我國擺脫只能通過SKD、CKD組裝,受制于外方生產數字程控交換機的關鍵,更是徹底打破巴統對我國發展集成電路技術限制的良策。

1984年,中國和比利時合資的上海貝爾電話設備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貝爾)成立。上海貝爾的合資合營合同規定,上海貝爾將建立集成電路生產車間(也就是貝嶺的前身,當時稱三號樓),由比利時貝爾公司向中方轉讓專用大規模集成電路(簡稱CLSI)生產、產品、封裝和專用厚膜電路等技術。1986年,在上海市政府的安排下,上海貝爾與上海幾家主要的集成電路生產廠進行接觸,最后認定以上海無線電十四廠在漕河涇新建的“MOS大線作為程控交換機用大規模集成電路制造技術的承載生產線。

198857日,上海市經委、郵電總公司1240工程局、上海儀表局、上無十四廠和比利時貝爾公司、上海貝爾公司就成立上海貝嶺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合資經營合同、章程等問題達成一致意見,并正式簽字。由此,原上海貝爾三號樓方案改為由上海儀表局所屬上無十四廠在技術引進項目、新建廠房的基礎上,成立中外合資公司──上海貝嶺微電子制造有限公司。198896日,上海貝嶺正式成立!

 

助力攻關發展難題的功臣

以市場換技術、中外合資等創新性做法,是突破了當時的各種限制與難關的國家層面重要決策,上海貝嶺也被時勢造就成為改革開放初期成功吸引外資和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的標志性企業。上海貝嶺的成立和發展,帶動了我國微電子產業的振興和程控固話通信產業的迅速發展,公司也因此長期擁有集成電路行業中的歷史地位和示范作用。

現任上海貝嶺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周承捷介紹,回想上海貝嶺剛合資的時候,公司生產經營面臨非常多的困難。從上海貝嶺成立第二年算起,也就是1989年到1991這三年,公司每年的銷售額分別是2000萬、4000萬、6000萬元,經營規模很小,產品攻關和批量生產進度差于預期。更為嚴峻的情況是當時公司平均月虧損額達到200萬之多,更幾乎沒有可以盈利的產品。

1990328日,時任上海市市長朱镕基視察貝嶺,提出從嚴治廠、一絲不茍、一鼓作氣、奮勇奪標的要求,決定派工作組協助貝嶺工作。朱镕基市長在上海貝嶺工作相關報告上批復:請你們對貝嶺的工作多加關注,S1240 CLSI電路要進一步加快批量生產,不能拖到1992年,請明確林樹楠同志集中全力抓貝嶺的工作,調陸德純同志去貝嶺可速決策,總之要打殲滅戰。

正是在朱镕基同志的親自過問下,1990年陸德純調任上海貝嶺微電子制造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負責公司的全面經營和整頓工作。當時,上海貝嶺首批生產的1240程控交換機專用大規模集成電路(CLSI)共有9種。到1992年,這9種專用集成電路產品全部通過比利時貝爾的質量認定,開始全面向上海貝爾供貨。CLSI的國產化大大增強了程控交換機整機廠上海貝爾的競爭力:未實現CLSI國產化之前,上海貝爾所需的CLSI全部由比利時貝爾公司直供,每線售價高達50美元。隨著貝嶺CLSI產品的攻關成功,比利時貝爾公司CLSI每線售價陡然降到了10美元,經濟效益之大可見一斑。在陸德純的帶領下,通過上海貝嶺全體員工的努力,上海貝嶺從1992年開始扭虧為盈,1993年到1995年間,上海貝嶺每年的凈利潤達到了12億元,這在中國的半導體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上海貝嶺的成功離不開國家改革開放的政策、以市場換技術的引進方針以及各級領導的重視和支持。時任國務委員張勁夫對上海貝爾引進項目給與了很多幫助和指導,正是張勁夫同志首肯成立貝嶺是投入少產出多的好建議,也是他提議批準貝嶺享受中外合資企業待遇,支持給予貝嶺低息貸款,并囑咐以后有問題去經委找朱镕基同志,等等。朱镕基同志到上海工作后,幫助辦理解決了貝嶺面臨的很多棘手問題,親自過問貝嶺生產管理一度混亂的問題,指示儀表局黨委書記到貝嶺蹲點工作、解決問題。此外,黃菊、劉振源、原郵電部副部長宋直元等領導同志都為協調貝嶺的工作付出了大量努力,都是貝嶺發展成長初期的功臣。

 

轉型后創造更多價值

1999年,上海儀電控股(集團)公司將持有的上海貝嶺國家股劃撥到上?;紓牛┯邢薰?,華虹集團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2009年,華虹集團通過分立方式重組后,CEC(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20157月,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將持有的上海貝嶺股份有限公司26.45%股份無償劃轉給華大半導體有限公司,華大半導體有限公司成為上海貝嶺第一大股東。

周承捷告訴記者,2009年至今,從上海貝嶺納入CEC直接管理時算起,正值國家和市場對集成電路產業日益重視的十年。2015年劃歸CEC旗下華大半導體直接管理后,公司積極與CEC和華大半導體的集成電路發展戰略對接,取得了頗多成效。

第一,隨著國家節能減排、轉型發展的戰略布局的推進,上海市中心城區對單位GDP能耗指標日益重視,公司開始了從集成電路制造向設計業的戰略轉型。2012年,以上海貝嶺原有4英寸和6英寸集成電路生產線制造業務外遷合作為標志,全面完成了從高能耗、高水耗的集成電路制造企業到集成電路設計企業的轉型。

根據公司發展戰略,公司持續投入智能計量、通用模擬、電源管理、非揮發存儲器和高速高精度ADC電路等集成電路產品業務,并完善供應鏈和質量保證體系。上海貝嶺轉型為集成電路設計企業后,重點推進的項目包括高速高精度數據轉換器(ADC)和SoC、PLC等系統級芯片開發,SoC內核從8051架構升級到32ARM架構,具備了為客戶提供電表整體解決方案的能力。

第二,集成電路設計企業競爭力的關鍵是人才,缺少高水平的領軍人物和關鍵領域的核心技術和相關人才是公司存在的短板。公司考慮充分利用A股上市公司平臺、通過做強現有主業以及加快同行業并購兩個途徑,根據企業戰略發展的需求,補齊短板,實現經營規模和效益的提升。

為進一步提升國有資本在重要核心領域的控制力和影響力,華大半導體確定了要把工控半導體業務作為未來華大半導體和貝嶺主要的業務戰略發展方向。上海貝嶺在這一發展戰略指引下,通過并購來加快戰略目標的實現。2017年,公司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深圳市銳能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并購后的協同效應將給企業帶來更好的經濟效益。

第三,為進一步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健全公司中長期激勵約束機制,使核心員工利益與公司、股東的長遠發展更緊密地結合,充分調動骨干員工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實現公司和股東價值最大化,股權激勵是很多高科技人才密集型的公司采取的激勵手段。公司經多方溝通、多輪策劃論證及報批,于2019年完成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此舉有利于公司核心團隊的穩定和激勵,有利于公司中長期可持續發展。

 

扎根漕開發,未來發展可期

漕河涇開發區起步于微電子工業區,信息產業為其支柱產業,信息技術里面有兩個最重要的板塊,一個是軟件、一個就是集成電路。1988年,利用漕河涇開發區作為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政策,由上海市儀表局上無十四廠、上海貝爾公司合資設立上海貝嶺,成為國內集成電路行業的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這也為上海貝嶺引進消化吸收國外先進技術,并自主創新研發自己的集成電路打下了堅實基礎。

周承捷回憶道,當時沿??⑶酶母錕歐縉?,而漕河涇同時享受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雙重政策優惠,貝嶺抓住這一機遇,迅速發展壯大,其成功也帶動了我國微電子產業的振興和程控固話通信產業的迅速發展。

上海貝嶺的成立、成長,都根植于漕河涇這片熱土和沃土。自20176月起,漕河涇和貝嶺的發展關系進入全新階段——漕河涇開發區科技創業中心和上海貝嶺達成更加緊密的合作伙伴關系,雙方充分整合各自的產業要素,緊密合作,在科技政策宣傳、科技項目申報輔導、雙創聯動等領域展開了多次合作,實現了資源共享。

2018年漕河涇科創嘉年華期間,貝嶺經營層領導深度參與活動開幕式,講述了令人動容的貝嶺與漕河涇開發區三十年故事,貝嶺園區6家企業也參與了嘉年華活動周的各項活動。創業中心服務團隊還多次走進貝嶺科技園,開展高新技術企業認定專題培訓會、市高新技術成果轉化產品稅收優惠政策等專題培訓會,廣受貝嶺科技園企業歡迎。

上海貝嶺主營業務定位于提供模擬和數?;旌霞傻緶芳跋低辰餼齜槳?,利用良好的性價比,為工業電子和消費類整機客戶創造價值。面向未來,上海貝嶺將以服務國家戰略,實現自主可控,成為掌握核心技術的模擬IC主流供應商為發展目標。公司在夯實原有消費類產品業務的同時,將緊跟公司控股股東華大半導體的發展戰略,重點布局工控芯片業務,將工業控制領域作為公司主營業務的中長期目標。